可惜落花君莫扫

      城郊有一处不大的果园,内植颇具年份的果木三五十株,桃树梨树各半。每值春暖花开之时,我常与文联的朋友相约前往,或吟诗作对,或拈花论禅,不甚悠哉惬意。园主本是快要憋坏了的城里人,包下这处园子纯属解乏之举,所以对我们的到来很是热情,每次都沏一壶乌龙茶,备好茶点,且分文不取。

      世事难料!这日突有寒流来袭,足足刮了一整夜的风,我想着原定于第二天去果园的计划只能泡汤了。岂料,早晨起来竟是晴空万里,丝毫感受不到风的存在,我便按计划去跟文友汇合,一起驱车赶往果园。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,兴致很高,竞相谈论起风过果园,落花满地的情景,憧憬着这难得的别样韵味。我更是早就揣了一句“昨夜东风桃梨雨”,只等看见实景再续下句了。

      果园的柴门大开,待我们进入园中,见枝桠上有遭风洗礼的痕迹,地上却干干净净,少有吹落的花瓣。我们不解其意,逐询问笑脸相迎的园主。园主答道:“不妨事,小事儿一桩。昨夜风大,桃花梨花吹落一地,我知道诸位今天要来,怕扫了大家的兴致,天不亮,我就招呼家人把这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。”我们听罢,面面相觑,园主的过于周全让我们无所适从,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 曾在纪广洋大哥的著作中,看到过这样一则故事:月明禅寺要举行一次大型法会,由于正值深秋,众僧为了扫之不尽的落叶而大伤脑筋。更慧禅师知道后,淡然一笑:“其他的会务照办,落叶就不必扫了。”不必扫固然好,可如此隆重的法会,届时聚集起很多居士、信众及各界名流,遍地树叶多不雅观呀?众僧不由担心。

      直到法会当天,他们才领悟到了更慧禅师的妙心禅意。与会的各界人士踏着沙沙作响的落叶欣然而至时,更慧禅师说:“为了迎接诸位贤达,贫寺准备了半年之久,历经春夏两个季节,寺院和山道上才积累了这么点儿薄薄的落叶,以此为毯,诚迎各路贵宾!”大家会心一笑,随之响起一阵掌声。更有德高望重的居士专门题偈道:“萧萧枯叶落满地,历历葱茏枝头时。”

      热心园主把无为事为之,弄巧成拙;更慧禅师把为之事无为,别具况味。倘若诗人都是勤快人,容不得楼阁积雪,就不会有“湖天初日驻彤幨,雪霁楼台朔气严”;容不得树叶散落,就不会有“西宫南内多秋草,落叶满阶红不扫”;容不得落花满地,就不会有“春欲暮,满地落花红带雨”了。

      桃梨花落君莫扫,生活也是一样,给自己多些随性和坦然,会让你的人生更富有意趣,又何必苦心经营,把美和自然都一并扫了去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